快捷搜索:

中国群众足球现状:中年踢球 老年看球 年轻人打

  今年31岁的赵岳在北京工作,退役前他是深圳健力宝足球队队员。由于所住的晓月苑小区没有足球场,每到周末,他都会和朋友每人花20元到方庄体育场踢上两小时。赵岳对本报记者说:“现在工作稳定了,这样的方式相当于朋友聚会。” 据了解,目前,全国中小学体育教师结构性缺编现象在各地较为普遍,而专门教孩子的足球教练堪称匮乏。在一些中小学,足球教练主要是由体育老师客串。“老师培训不是简单地上三五天课就完了,如果不进行反复的学习,是不行的。”曾执教广州富力队的李鲜中教练对本报记者表示,现在基层教练员收入水平太低,又需要学习多项专业能力,这造成了我国在青少年足球基层教练上的稀缺。 全国有多少足球场?我国目前正在对全国体育场地进行普查。然而,场地不足,这确是影响我国群众足球发展的又一难题。在城市中心区,与男子俱乐部合作有助于还是阻碍女子足球队—,很多中小学没有像样的足球场地。以北京市东城区为例,全区200多所中小学,标准足球场仅有几块;而在各大城市的居民小区,足球场的规划设计更是难见踪影。 刘国永建议,应建立起和青少年校园足球、国内联赛打通的业余足球联赛体系,同时在足球领域建立社会体育指导员制度,培养更多有专业技能的基层足球教练员。 曾创造传控打法革命的西班牙,在培养基层教练方面值得我们学习。20年前,兵败世界杯的西班牙开始制定详细可行的振兴西班牙足球的长期计划,其中最重要的是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培训教练。根据欧足联的统计,西班牙目前拥有欧洲足联A级和职业级证书的教练已多达1.5万名。 作为最为重要的足球基础设施,政府无疑应在场地建设上承担主要角色。在荷兰,中央政府90%的体育预算投资到草根基层,而地方政府的体育资金100%用于业余体育,不供养专业队或职业队。所有的草根俱乐部的场地都由政府免费提供。 此外,国家可以通过外派学习、退役球员培训等方式打造大批专业技能全面的足球教练队伍。他们不仅可以在基层发现好苗子,帮助他们完成基本功、个人技能训练和技战术训练,还能指导广大群众在足球活动中减少不必要的受伤,科学健康快乐地踢球。 近年来,我国体育事业发展迅速,同时也存在诸多固有的或在新形势下出现的问题:群众体育和竞技体育、举国体制和市场机制、奥运项目和非奥运项目、教育系统培养体育后备人才与三级训练体制等,它们都是体育事业有机统一的整体,必须协调处理好这些矛盾和关系。为此,本报推出“问解体育”栏目,将陆续对这些基本问题进行讨论,希冀理顺其中关系,为我国体育体制转型助力。 中国中学生足球协会秘书长李连江认为,应试教育、师资力量不足、场地不足以及独生子女安全等,是造成校园足球普及率不高的重要因素。 在全国,像赵岳这样将踢球作为健身活动之一的人不在少数,另一方面,我国注册球员数量却在不断萎缩。一位足球人士这样描述我国群众足球的现状:“中年人踢球,老年人看球,年轻人打篮球。真正影响未来足球发展的孩子们都在学校学习,没有孩子踢球。” 如何重拾家长、学校、社会对足球的热情?一方面,应通过更多像“谁是球王”足球选拔赛这样的活动,让更多看球评球的人喜欢踢球。“通过参与其中,让普通民众特别是青少年正确理解足球的文化功能、教育内涵,切实提高足球人口。”刘国永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日前,由国家体育总局、中央电视台、教育部联合主办的“谁是球王”第三季—中国民间足球争霸赛报名工作在全国60个城市全面展开,让我们欣喜地看到了无论是政府还是媒体对群众足球的重视。 刘国永说,国家发改委和国家体育总局提出,“十二五”期间将在没有足球场的县级市建设500个标准田径场,同时联合各地政府在社区建一些非标准的、就地取材的、多功能的球类场地。此外,政府也在思考如何引导社会力量和民间资本参与其中,并把老百姓踢球难问题纳入国家未来规划当中。 相对于围绕世界杯对国足展开的口诛笔伐,我国群众足球发展近年来一直呈现“逆势上涨”态势。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司长刘国永对此表示,让看球评球的普通民众爱踢球,政府和社会联动解决其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是推动我国群众足球不断发展的重要支撑。 更重要的,要改变青少年足球培养中的唯成绩论,营造宽松氛围。“外国小孩的踢球环境特别宽松,家人看着孩子踢球也特别高兴,没有要求他们一定要拿到什么成绩。”曾在国外冬训的赵岳认为,我国现在草根足球的宽松快乐氛围对于青少年足球培养大有裨益。 公共球场的“僧多粥少”,让草根足球活动发展受限颇多。池先生是一位职业建筑设计师,他率领的变形金刚队今年已是第三次参加北京有30年历史的“百队杯”草根足球比赛了。由于没有训练场地,他们基本不安排训练。池先生对本报记者表示:“希望政府多开放一些学校球场,多建一些公益球场,让孩子们不用坐很久的公交车才能踢到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