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为辩论说几句话

  绝地反击,开拓认知的灿烂疆域,这是辩论能够带给你的第一件事。想别人所不能想,及别人所不能及,思想这件事本来就是幅员万里。 2016年国际大专辩论赛,香港大学对战中国人民大学,初赛的题目很有趣,叫作《法海是不是应该拆散许仙和白娘子》。 港大的立场是法海应该拆散许仙和白娘子,狠狠地拆。但这个观念跟我们一般的传统文化并不契合,中国人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亲。所以香港大学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流畅的表达,不仅仅是精致的思考,更重要的是有没有可能拓展新的认知边界。 你认为单双号限行并不合理,你连理由都想好了,单双号限行会让我再买一辆车,这样不就限不到我了吗?所以单双号限行表面上是限制了车,实际上反而助长人们再买一辆车。但好遗憾,你抽到的是反方,你要为单双号限行的合理性寻找理由,你要重新研究,重新观察,看各个国家关于交通管制的各种经验,去比较它们其中的利弊得失,然后去理解政府这样做的理由乃至苦衷。 在这个新的时代,辩论能让我们拓展思想的边疆,天空队对里奇·波特与BMC赛车运动有关的谣言守口让我们真正讲出新的声音。但同时,你又能不断听到新的声音。当那些新的声音向你涌来时,你不能保证这些声音是你喜欢的,是你认同的,是你接受的,但你准备好欣赏它了吗?准备好聆听它了吗?准备好以大大的慈悲,去听懂别人的不容易了吗? 但我很庆幸,自己接受过辩论的训练。我虽然依旧迷茫、痛苦、焦虑,但我容易达观,我突然懂了张爱玲的那句话,“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你若拥有了思辨这枚勋章,你会突然发现,你才真正配得上这个有新话语的新时代! 比方说,你支持信息碎片化的学习,但不巧今天你抽到的立场是反方,你要反对信息碎片化的学习。也许你觉得应该征收房产税,但你抽到的立场却是要为不征收房产税作辩解。 如果你真正做好这样的准备,那么当新时代的新声音抵达的时候,它才不会变成一个战场,而是变成一场交响。 港大是这么说的,第一,“应该”这两个字,在不同的情境中应该有不同的定义。在军队中什么是“应该”?下级严格服从上级,服从命令,那是天职。但是这个应该在创业的互联网公司中,恐怕就行不通。互联网公司特别强调平权,强调扁平化,强调去中心,强调每一个人管好你自己,因为只有平权才能激发创意,所以不同情境下的“应该”含义不同。 这件事看起来很小,但它意义非常辽远,它会帮助你成为一个让这个时代更有价值更有能量更有希望的人。 所以,我想给各位年轻的朋友们或者所有当代中国人一个小小的建议,那就是从今天开始,请你努力锻炼自己的思辨能力。 我们现在常见的话题,比如,房产税该征还是不该征?单双号限行是有效还是无效?知识碎片化的学习到底是让我们成长,还是让我们负累?这些话题都会有正方和反方。 在今天的舆论场,新闻、朋友圈、微博里,一个小小的事件、一个小小的社会现象,会引发非常激烈的观点碰撞,甚至相互谩骂,相互诋毁。但是,对于观点不同的另一方,我们真的不认为他哪怕有一丝丝合理之处吗? 那让我们再回头看看许仙、法海、白素贞,他们都是戏剧人物,戏剧文学作品真正的生命是什么?是矛盾冲突。只有法海如此坚持,西湖水干,雷峰塔倒,水漫金山,断桥相会,它才是戏剧作品。所以港大说:与其说我们是在为法海辩护,不如说我们是在为所有文学与艺术的生命力量在作辩解。 其实,我们的人生何尝不是一场辩论比赛?我们大部分的立场都不是随着你的心决定,而是命运硬生生塞给你的,它塞给你的时候,你会痛苦、迷茫、焦虑。 既然是为新时代发声,我就固执一下,专门给大家讲一讲我自己非常个人的兴趣爱好――辩论。自从我爱上这个工作,或者说这项竞技、这种游戏,总会被人问这个问题:大学里没有对口的专业,毕业后没有对口的工作,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件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